呦呦鹿鸣:日拱一卒

一个做媒体的理想主义者,公众号很不错。

Read more →

[旧闻] 论坛讨论准则

其实要求真的不高,任何一个合理的人都可以做到。这样的讨论氛围是否只能在小圈子里实现?

https://news.ycombinator.com/newsguidelines.html

In Comments

Be kind. Don’t be snarky. Comments should get more thoughtful and substantive, not less, as a topic gets more divisive. Have curious conversation; don’t cross-examine.

When disagreeing, please reply to the argument instead of calling names. “That is idiotic; 1 + 1 is 2, not 3” can be shortened to “1 + 1 is 2, not 3.”

Please respond to the strongest plausible interpretation of what someone says, not a weaker one that’s easier to criticize. Assume good faith.

Eschew flamebait. Don’t introduce flamewar topics unless you have something genuinely new to say. Avoid unrelated controversies and generic tangents.

Please don’t post shallow dismissals, especially of other people’s work. A good critical comment teaches us something.

Please don’t use Hacker News for political or ideological battle. That destroys the curiosity this site exists for.

Please don’t comment on whether someone read an article. “Did you even read the article? It mentions that” can be shortened to “The article mentions that.”

Throwaway accounts are ok for sensitive information, but please don’t create accounts routinely. HN is a community—users should have an identity that others can relate to.

Please don’t use uppercase for emphasis. If you want to emphasize a word or phrase, put *asterisks* around it and it will get italicized.

Please don’t post insinuations about astroturfing, shilling, brigading, foreign agents and the like. It degrades discussion and is usually mistaken. If you’re worried about abuse, email us and we’ll look at the data.

Please don’t complain that a submission is inappropriate. If a story is spam or off-topic, flag it. Don’t feed egregious comments by replying; flag them instead. If you flag, please don’t also comment that you did.

Please don’t comment about the voting on comments. It never does any good, and it makes boring reading.

Please don’t submit comments saying that HN is turning into Reddit. It’s a semi-noob illusion, as old as the hills. 

[芝麻]

  1. 一个DIY新闻翻译网站
    https://2019ncptoday.news.blog
  2. 胡风是谁?
    这里有一个纪录片:《红日风暴》
    提取码: qk8e 
  3. 伯樵评《至高权力》︱罗斯福vs最高法院:满盘皆输的胜利(译者陈平不是那个网红陈平,默默无闻讲师一枚。)

[遇见] 豆瓣和张中晓

豆瓣上的言论管制不是新闻。小有名气的ID都经历过这些。我很少有,我不说话。

听说最近“腾讯·大家”这个栏目被“赐死”了。之前也没怎么听说过,大概是直接向名人约稿的栏目。思想自由是不允许的。

张中晓,一个文革前因为“胡风”案死了的年轻人。其读书笔记在文革后被出版,叫做《无梦楼随笔》。这是一篇书评。

关于忘记,很多三十年前的风云人物,现在都没有名气了。这对他们也许是好事。

一则

一个武汉女生的妈妈得不到及时救治,1/29日发烧,2/3日死在家中。

Read more →

周雪光:新型冠状病毒暴露了中国国家治理中的根本性张力

转载自某微信公众号, 途经China Digital Times

按:本文为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周雪光教授接受的最新采访的译文,在该采访中周雪光教授对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的成因进行了组织社会学的分析。在访谈中,他认为正是由于中国国家治理中存在的“一统体制”与“有效治理”之间的深刻张力,以及信息的不对称是此次肺炎危机蔓延的重要原因。访谈中,他还谈及了他对中国国家治理的思考,以及他近期学术研究的方向及成果。原文链接在斯坦福大学官网上,文末附有英文链接。

问:新型冠状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在中国大陆继续上升,同时人民对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感到愤怒。这场危机对中国政府有何影响?

答:这不仅是一种新型病毒的爆发,也是中国治理结构失败的表现,这场危机暴露了其官僚体制的不足。虽然任何政府在处理新的流行疫情的爆发都可能准备不足,然而,据我们目前所知,新型病毒在疫情爆发前几周已经在武汉被发现,但各级官僚机构没有发挥作用,有关部门也没有进入高度警觉。

我不会把责任归咎到地方官员身上,因为他们遵循了以前同样应对危机的模式。由于文化和政治原因,他们最关心的是在春节前几周和每年省人大会议之前平稳运行,并保持局势稳定。这种应对模式已经在中国官僚机构中已建立了多年。但在这种情况下,这种错误行为暴露了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弱点。我们可以想象,中国其他省份和城市也都也发生过类似的卫生危机和其他问题,因为官员们都有着相似的心态。这些问题不是发生在个别官员身上,而在于整个官僚机构都被命令以这种方式应对这些不和谐的信息。

我希望这场危机能成为一个转折点,这种情况下的危机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足以使他们意识到需要改变的情况。我希望它使政府必须改变其决策过程、透明度以及对社会的开放性。中国现行的治理机制是自上而下的决策执行机制,而不是自下而上的信息汇集和传递机制。因此,即使如新型冠状病毒一样丰富的信息,但它也没有从地方到高层的有效信息传递。中国现行体制无法应对国家广袤领土和庞大的、异质人口的大量信息。事实上,高官们试图保护自己并过滤信息,而不是公开处理他们无法应对的信息规模。

问:自从冠状病毒爆发以来,你对中国治理的研究有了浓厚的信息。请谈谈你更多的研究内容。

答:十多年来,我一直在中国做田野调查,并用以中文的方式发表了这个主题的文章。2017年我在出版了一本论文集,名为《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一项组织学的研究》。本书的主题是中国中央政府与地方各级政府在各种治理问题上的关系。中国国家治理中充满了分歧和挑战,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已经暴露了这一点。

周雪光:《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PDF

该书出版后六个月内,这本书在中国被“取消发行”并禁止了再版,出版商把版权还给了我,所以我制作了一个可以免费下载的电子版。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几天之内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就有近4000次关于分享这本书的内容,我曾讨论了十多年的一系列议题突然变得高度相关。一方面,我对这件事的出现感到悲伤:有时你不希望你的预言成为现实。但我也觉得自己是清明的。也就是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研究一些我认为基础性的但并未被完全理解的东西,而现在我过去多年来提出的论点突然间被广泛讨论并产生了影响。而我正在写这本书的英文译本。

问:你讨论了一种在中国国家治理中的基本张力,这张张力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显现的?

答:由于中国庞大的治理规模,中央集权不可避免地导致中央决策与地方政策执行的矛盾。这种矛盾导致了权力集中与有效的地方治理之间的根本紧张关系。矛盾的根源在于:权力集中的程度是以牺牲地方治理的有效性为代价的。也就是说,权力的集中使决策权和资源远离了那些在问题解决中拥有更准确信息和能力的层级。反之,地方治理能力的增强意味着地方权力的扩张,往往导致(或被解释为)偏离中央,从而构成对中央权力的严重威胁。

在新任领导下的几年里,中国经历了巨大的中央集权。这就是地方政府失效的原因,地方缺乏自主性和主动性并推脱责任。其结果之一是,信息从一个治理层级过滤或被阻塞到另一个治理层级。问题每天都会出现,但却从来没有被媒体或公众关注过:其中就有有事故、犯罪、腐败,虽然也有人抗议,但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是一个当局无法简单掩盖的极端案例,因此我们暂时通过社交媒体和其他非正式渠道听到了更多的声音和批评。

我希望这场危机能成为一个转折点,让中国社会认识到,信息的有效共享对中国社会安宁的至关重要性。有时我会通过微博上的个人页面发布书评、评论以及对各种话题的看法,前段时间,我在看了HBO拍摄的《切尔诺贝利》剧集发表了自己的感想,从组织社会学的角度来思考切尔诺贝利灾难。这些都是信息失误,与武汉现在的情况有许多相似之处。自从病毒爆发以来,我的这个帖子在中国社交媒体和其他各种渠道已经被多次分享。

问:中央集权和有效治理之间这种根本的紧张关系对中国的未来有何影响?

答:历史上这种紧张局势造成了集权和分权的循环。分权产生了各种不同的效益,并推动了中国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事实上,中国几十年来的经济增长和改革的是由分权所产生的,正是它使中国取得成功。但是,权力下放对中央政府构成了威胁,因此它又回到了权力巩固的状态,正如我们过去几年在新的领导人领导下所观察到的那样。

其次,资源和决策权越是向上集中,地方治理的有效性就越低。这表现在地方政府缺乏主动性,反而给中央政府造成负担。中国经济的放缓已经给中央政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现在,随着控制新型冠状病毒蔓延,中国经济几乎是在接近停滞。经济停滞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是它将是多么严峻,以及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因此,我认为,中国要经历另一个权力下放阶段只是时间问题,但这也可能只是一个永久循环的另一部分。除非中国将挑战转化为政治行动并对治理的制度基础作出根本性的改变,否则这一循环将继续下去。然而,这种改变将涉及中国的官僚体制和官方意识形态,在可预见的未来将不太可能发生。

问:你对中国官僚体制的研究有什么发现?

答: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做田野调查,研究中国官僚体制的内部运作机制:观察地方官员在解决问题、危机管理、政策执行方面如何表现,以及与上级和下级官僚机构之间的互动。关于中国政府是如何组织起来的,在地方层面(自下而上的视角)和中央层面(自上而下的视角)是如何运作的,我已经提出了一些理论模型和论点。

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我已经在研究江苏省官员的职业流动模式。江苏省是中国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上海。我现在有一个数据库,包含了超过40000名官员的50万条记录,详细记录了他们从1990年到2013年的职业生涯,该项目揭示了许多与中国官僚机构和治理有关的重要议题。例如,党和政府的双重权威是中国党与国家体制的一个重要特征,我们可以从人事管理的角度来考察这一现象的关键性特征,即官员是如何在党与政府不同岗位上流动的。我们将有一篇关于这个问题的论文。

这个项目的另一个方向是我所称之为“层级空间流动”的研究,这意味着只有少数官员能够越过官僚阶梯的行政管辖权,从而进入下一个更高级别的行政管辖权,而大多数官员一生都是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生活的,官员流动的两级分化,与空间流动性和地域流动性形成鲜明对比,这就是为什么每个地方都有密集的社交网络和强大的边界。中国官僚体制中的这种分层流动对理解中国的治理方式有着巨大的影响。例如,地方网络的强大相互保护与其直接权力机构的官员有着密切的联系,导致地方政府在应对危机或与上级互动时“共谋”,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未能成为流行病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双雪涛:我们走在地狱的屋顶丨单读

转载自单读

隔离的这段时间,我的生活变化不大,因为作家的大部分生命是在自我隔离里度过的。疫情开始之初,我在看加缪的《异乡人》的结尾,之后在读《杰克·吉尔伯特诗全集》,吉尔伯特,一位来自匹兹堡的诗人。他写匹兹堡:溜亮的腿,顽固而威严,不可屈服。/ 所有的紧握与奔流,浩大的吸吮和根深蒂固的优雅。他写死去的妻子美智子:因为永远不在了,她就会 / 更清晰吗?因为她是淡淡蜂蜜的颜色,/ 她的洁白就会更白吗?/ 一缕孤烟,让天空更明显。/ 一个过世的女人充满世界。

随后疫情严重了,阅读没有中断,开始读《米沃什词典》,但是我开始使用微博。再伟大的互联网作家也不是作家,互联网因其迅捷高效,天生不属于世界里真正严肃的部分。但是在这个时候,重要的是声音,破喇叭的音质也可以传到操场的另一边。最让我震动的,一是我们的国家为什么要遭此劫难?无数的普通人染病,绝望,死去,而大部分人成为客厅和卧室的囚徒。另外一些人高喊着口号,想要将此事引向一场胜利。它唤起了我内心的愤怒,很多时候,愤怒使人盲目,但是在一些时候,愤怒使人清醒,击碎假装沉思实际袖手旁观的外壳,思考文学本质上的活力和去向。米沃什在其他场合提出过一个哲学问题,晚上开车的状况,有一只兔子在车灯前面跑,兔子不知道如何摆脱光束,它向前跑。他感兴趣的是那种在此情形下对兔子有用的哲学。我想此刻我们很多人都是这只兔子,也在思考什么是对我们“有用”的哲学。

▲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 年 6 月 30 日-2004 年 8 月 14 日),波兰诗人、作家、外交官,于 1980 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第二点令我震动的是所谓精英知识阶级的反应。更多的知识分子善于鼓励别人说真话,而自己从来不说。或者在等待一个更有效的方式和更妥当的时机,结果就是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在这种语境中,发声的人反倒显得愚蠢,像方方老师写的封城记录,一方面遭到主流话语的删除和压制,一方面竟引起了一些同行的嘲讽和蔑视。在这样的环境中,静止的人永远显得最聪颖,车祸不会找上待在树上的人。形成这种态势的原因一是因为大众已经崛起,而写作者和读书人已经边缘化,“启蒙运动”早已失败,平台已经消失,所谓严肃人士的声音甚至仅限于相互鼓励对方熬过这段日子。大众所追随的声音已经是别的,话筒挪走不在这里了。二是,有人试过,没用。疲惫。不值得。彻底失望。很多“看透了”的沉默者,不是因为胆怯,是因为觉得没劲。一场注定要输的比赛,穿上什么样的球鞋都没有什么用处。这两点不能割裂开来,而是相互作用,才引发了理想主义在精英阶级的失效,然后大部分人去追求富裕和娱乐,小部分人在书房里寻求更纯质的体会,两方从不打照面。目前最具力量的是行动着的媒体人,他们冲锋陷阵,寻找真相,令人尊敬,但是那些更深层次的根本性的声音几乎没有。我读了周雪光教授的文章,被删除,又被传递,实际上,我认为从中央与地方的关系谈我们当下的处境是偏离了正题的,目前涉及的并非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但是这篇文章还是引起了不小的声响,是因为他试图在愤怒之外从一个严肃和根本性的角度切入现实,这样的东西少之又少(15 日又有秦晖教授《不能真把防疫当战争》,补记),有能力的人不写,没能力的人写不了,才显出这篇文章的珍贵。一个真相与美缺失的社会永远孕育着现实灾难和人文灾难的种子,因为经济发展而遮掩的这些早已被历史证明的常识如果还不能回到我们的生活里,所有人追求的物质生活和安逸的自转其实都是有意无意的自我蒙骗,因为人类生活绝不是仅此而已,不单是说我们这种造物单纯精神层面对智识的需求,而是它迟早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作家的工作在现实层面非常渺小,但是如果作家也放弃了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那写几行字,搞几部电影也确实没什么大意思,无非是生产了一些无魂的材料而已。小林一茶有两行俳句:我们走在地狱的屋顶/凝望着花朵。

作家恨一些东西,必然地,是因为他(她)爱一些东西。

2020 年 2 月 16 日 星期日

[短路] 彭博商业周刊2月17日刊

何谓短路?Short-Circuit,电流超了近路。说人大脑短路,就是不动脑子的意思。我试着把一些外刊内容“口译”出来,没有更多的加工和评论。也是一种短路。

  1. 默克尔的接班人尥蹶子不干了。
  2. NASA和ESA放了个卫星看太阳。
  3. 李书福的吉利汽车和沃尔沃汽车要合体了。
  4. 2021年,特朗普准备花4.8万亿美元。
  5. 4个联邦检察官辞职抗议对特朗普的幕僚Roger Stone寻求判刑过轻(7到9年也不轻了吧?)
  6. 爱尔兰Sinn Fein党(爱尔兰语,意思是“咱们”)赢得大选。Sinn Fein曾与爱搞恐怖行动的爱尔兰共和军(IRA)有瓜葛。
  7. 英国首相约翰逊决定继续在国内修高铁,砸他1000亿英镑。想当年铁路还是英国人发明的。
  8. Xerox想收购惠普。

思考和交流的意义

我们都说行动和改变世界是有意义的,但是交流和思考也是同样有意义的。我怎么悟出来的?我在看那个住在南京的假日本人,竹内亮,做的一个节目《你为什么住在这里》。他采访了一些住在中国的外国人,和一些住在外国的中国人(会不会太多?)。 昨天看了两集,一个讲90后卖拉面的小帅哥,一个是来中国教日语的老师。

其实节目没什么主题,没有什么(刻意的)深度,就是聊天,讲故事。也许是到了最后一个镜头,到了最后要结束的时候,到了已经比较熟了的时候(在采访的时间范围内),才问这个问题“你为什么来这里”。整个采访也都是在说这个问题,不过不是明显的说。

我就在想,我为什么吃饭的时候要去看这些节目?看文昭,看文茜世界周报,看许知远,梁文道,陈丹青?为什么我们想要了解别人在干嘛,想什么?空虚,孤独,寂寞?当然不是,起码要换一个说法:想要充实自己,渴望变得更好,开拓视野和思路。

那我可以给别人讲什么?讲我的观察和想法?input-processing-output. 简单得像个透明的计算机一样。这也许是有意义的,起码让读者看到:这里有个笨人,没有比我聪明到哪里去,也在挣扎,试图理解。仅此而已。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有些人说,我不想改变社会,我“独善其身”。我不想影响别人,我自己好就好了。或者说:没有人需要你的帮助,你歇歇吧。或者说:问题太大太复杂,解决不了。

说得都对。

如果你还想做点什么,那就继续往下看。我们一起来想。瘟疫来临,我没有捐款,一直内疚不已。总觉得自己杯水车薪,并无大用。且不信任捐款渠道中的某些环节。(也许把该捐的钱捐到别处好了)

骂政府,揭发疫情真相,和朋友们讨论,关注它。都只是吸收和内化,并没有行动输出。我不是医生,做不了什么。我能否改变国内言论自由的状况?除了帮人翻墙?劝人翻墙?你如何同于自己观念相左的人聊天?聊天的基础,是自己有想法,有成熟的想法,才能不轻易被别人左右。

我是否应该多读点书,再出来写文章?作为一个普通人,懂的并不比别人多,有什么资格来评论指点时事呢?嗯,那就一边学习一边写好了。作为学习笔记,恳请大家的批评。

比如,关于言论自由,关于应该不应该有网络舆情管理,训诫造谣传谣者?这个问题值得思考。看公众号提到了约翰·密尔的《论自由》,里面对言论自由的看法,我觉得应该和别人讨论下。而且,美国的一些历史案例,关于言论自由的,网上也有资料。

也许无知者无畏是一个blessing。做一点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