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4 疫情:确诊1287人,死亡41人

 1月24日0-24时,29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44例,新增死亡患者16例。新增治愈出院3例。19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疑似病例1118例。全国共有30个省(区、市)报告疫情,新增青海省。
  截至1月24日24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287例,其中重症237例,死亡41例(湖北省39例、河北省1例、黑龙江1例)。已治愈出院38例。2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1965例。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5197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230人,尚有1396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另外,国(境)外通报确诊病例:中国香港5例,中国澳门2例,中国台湾3例;泰国4例(2例已治愈),日本2例(1例已治愈),韩国2例,美国2例,越南2例,新加坡3例,尼泊尔1例,法国2例。

消息来源:国家卫建委

【轉載】蔣彥永:「我說的全是2003年真實情況

在朋友圈看到一篇被删除的帖子,于是找了出来,记录下来。正好,在读书会看到有人分享一个日本人写的《记忆警察》,讲一些事会莫名消失,关于它的记忆也大多消失,而没有忘记的人就会成为记忆警察的追捕对象。我又对号入座了。

相关的一篇文章:
“非典”幸存者礼露口述:从那段经历中,我们能反思什么

Read more →

唐诺的新书

唐诺去年在接受许知远《十三邀》采访时,说起过新书要出版了。还开玩笑说,不能写得太快,要不出版社出一本赔一本,就要倒闭了。最近在杨照谈书(12)里看到有这介绍这本书节目,于是知道已经面世,遂在亚马逊购得。目前读了30%。

新书名叫《关于名誉,财富,权势的简单思考》。本意是个小册子,但是不出意料的,又写成了大部头,虽然在电子书上看不出来厚度。

唐诺风格一如既往,絮叨,却不啰嗦。一个表达极为清楚的人,把思维的复杂性能不打折地讲清楚。有点学术论文的憨劲。

其实我也不企图从中的到什么框架类的知识,框架类的知识需要1,2,3,一二三,abc,教科书似的。而润物无声的作者只给你讲故事,道理还得自己来品。

将来再来写我的所感,这里先凑数发一篇。

Apollo 1 – 13

买书

前些天带娃和家人去Barnes and Noble书店逛,因为那里有童书还有玩具,把娃放在地上爬也不会太脏。有娃之后,我们的生活健康多了,起码要给娃装一装健康生活的样子。

向来去BN只是去咖啡馆坐着,自习。周围是一堆老头老太太聊天,流浪汉不多,倒是有些看起来奇怪的人。不过这么说人家奇怪是政治不正确的,有时候照照镜子吓一跳,我应该也是看起来奇怪的吧。

废话了这么多,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有义务去看看书的,要不万一BN像(另一个倒闭了的,已经忘记名字的书店)。。。对,Borders 。。。倒闭了怎么办。

于是,临走前在童书处买了本小册子《Epic Fails》 6.99, 打折后3.49。其实不是很想买,自己去的话就不买了,只不过要做出”我是知识分子,要为买书花点钱“的样子,于是买了回来。(知识分子买人家小学生看的书?)

只有尼尔·阿姆斯特朗?

由于书是讲给美国小朋友听的,所以对苏联人的描述,当然是有点负面的了,好大喜功,不顾安全。不幸的苏联宇航员Komarov 在明知飞行器漏洞百出的时候,还得硬着头皮上,上了天,太阳能电池板打不开,各种仪器失灵,好不容易提前准备返回地面,最后降落伞无法打开,直接坠毁。

我还是没有唐诺的性子,慢慢的把故事讲清楚。如果真的讲清楚,那可就不是一篇文章的事了。美国这边也有死伤,Apollo一号,还没上天的三个人,在一次地面上的训练中,机舱着火,逃生门打不开(因为之前有一次在太空中,舱门关不上,所以这次设计得特别牢固,结果打不开了)。三人在浓烟中窒息而死。

快进到Apollo 11号。整个登月过程是这样的,有一个“控制+后勤”仓 (Control and Service Module)简称 CSM,有一个登月仓(Lunar module) LM, 火箭(Saturn V号)把他们送离地球,再从地球附近飞两天飞到月球,再在月球附近,两个仓分离,三名宇航员中一名留守CSM,两名进入LM,准备着陆。着陆后,玩一会儿,再上LM离开月球表面。CSM这时候漂过了,和LM对接,大家回到CSM,扔下LM。再找准地球方向,开足马力,突突突回去。

上面的是登月仓Lunar Module, 下面的是后勤和控制仓(CSM)。

整个流程这么说一遍就够累了。为了安全期间,每一步都要进行测试,所以发射了那么多次,一点一点推进。(说到做研究也是一样,不要想一口气吃成胖子,一步一步得证明)到了Apollo 10号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月球周围绕圈了,就差派登月仓降落月球表面了。

说到这里,有个电视剧还蛮有意思的,Apple TV出品的,讲美苏太空竞赛,结果美国输了,苏联赢了。电视直播显示的是苏联把锤子镰刀旗插上了月球表面,而NASA的人简直是郁闷至极。好事记者采访宇航员之一(男主),他抱怨说,”早知道这样,上一次Apollo 10号我们就直接下去了,简直触手可的啊!“。 这我才知道,哈!原来美国都曾经飞得离月球这么近了,来预演了。

Neil Armstrong, Buzz Aldrin 和 Michael Collins。Buzz只是第二个跳下飞船的,而Michael是在大本营CSM中等待登月舱的。而Armstrong的名声要比后两位大不知几千倍。

公平么?

记住 Komarov
记住Apollo 1号中的 Gus GrissomEd WhiteRoger B. Chaffee
记住Apollo 13号中差点回不了家的  Jim LovellJack SwigertFred Haise

下次我再谈论起登月,再看到那张照片,我会多一些敬佩,少一些理所当然。同时也要致敬中国和世界上所有的航天人!

阅读:嫦娥工程

Innovators 和 修补匠

最近在听innovator这本有声书,Walter Issacson写的。每一个新事物的萌芽与成长,都不是理所当然的,要争取。

我不愿意只做一个修补匠, do something good, that fills the need.

大道理,小游戏,都得一点一点来。be patient

杨照谈书 – again

之前推荐过这个节目,台北市的一个电台,每周有四天晚上,周二到周五,半个小时的节目。一次讲一本书。杨照在“看理想”和微信读书上,有很多音频节目,最著名的大概是《史记》。自己还写过书,比如《故事照亮未来》,《呼吸》(音乐),《想乐》。文化普及类的通才。

在哪里可以看到这个节目?YoutubeB站上都有,搜索杨照谈书即可。

我也把整个播放列表下载了下来,转成了mp3格式,放在这里。先放100部。

但是,把链接放出来,有用么?没用。对我来说,99%的可能性是,我下载了,但是想不起来听。也没用。所以,我还是有空的时候,听一听,做一做笔记,查一查人名地名,放这里。也许你我看了有用。

劳东燕:人脸识别技术运用中的法律隐忧

作者:劳东燕
原文来源:劳燕东飞 公众号。 
摘抄来源: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805.html (因为公众号文章已被屏蔽)

前日从新闻中得知,北京地铁将要应用人脸识别技术,来对乘客实施分类安检,理由是提高乘客的通行效率。

   读到这个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疯了吧。幸好,昨日看到光明网评论员的文章《别把人脸别技术搞成现代“刺黥”》,心有戚戚焉。不然,看舆论如此之悄然,似乎没多少人关注此事,我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疯了。

   进出大学校园要出示证件,邮寄东西要核查身份证,住个宾馆要人脸识别,坐地铁人物同检尚嫌不够,还要进一步运用所谓的新技术,来继续提升安保级别。我想问一句,还有完没完?接下去,是不是要在所有的马路上,所有的公共场所,全面安装人脸识别的机器,以便随时将行人拦截下来盘问与搜身,将那些被认为危及安全的人进行拘押呢?

   对安保的无节制投入,究竟是要防谁,要保护谁,我是越来越困惑了。我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是被保护的对象,但在这样的连番举措之下,我分明感到,自己就是被防控的对象。作为一名合法公民,自己平时遵纪守法,没有违法犯罪的前科,工作比较敬业,也能与人和睦相处。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防着我?

Read more →

FRJ事件

罪名一:F前妻是其教授的本科课程的学生。罪名二:离婚后同时有多名女朋友。

但是这两条里,哪条是性骚扰学生了?

2. 这件事,是否是私生活被曝光?是否有法律保障个人隐私?未经对方同意,对电话录音,或者对微信截屏,是否该追究责任?

3. 我们是否有权利以别人的私生活为根据,来决定其工作?我们来说说,私生活有故事的人:鲁迅与许广平,MZD与贺子珍,Woody Allen与养女Soon Yi(后结婚),乔布斯与前女友私生子,贝索斯与情人,比尔克林顿的性丑闻。你我都可以列举出名人事件,以及身边朋友的事件。

假想一下,大学教授晚上回家,关灯看A片,是否该被开除?
假想一下,大学教授去美国赌城看脱衣舞,是否该被开除?
假想一下,大学教授有婚外情,是否该被开除?

我们似乎只是禁止在同一个课上的老师学生谈恋爱,会影响授课的公平,但是不妨碍没有师生关系的人恋爱吧。


只能说,北大的处理,合乎情,但不大合理。


我并不是说F没错,只是对事件处理的流程提出些质疑。如果舆论总是一边倒,对反对意见实施各种人身攻击的话,那我也只能呵呵了。

何谓资源

百度盘上的盗版电影,b-ok上的盗版书,各种付费盗版会员听网课。我知道因为我也做过。

不过,我也在用微信读书。虽然,从实际角度来说,根本不用会员,他免费送的阅读天数就够,还能督促自己读书呢,但是总感觉他这是一个烧钱的app,所以还是交点钱吧。

何谓拥有?拥有知识,拥有人脉,如果不想做事的话,只是自己舒服,有何用?还是应该逼自己输出,且不说文章书评乐评,仅仅是日记笔记也好。

One Child Nation

刚开始看的生理反应是:瞧,又一个取悦老外的陈词滥调的黑中国的电影。于是差点不看了。

直到我看到,导演(35岁)的叔叔家把新生女婴放在菜市场,结果两天两夜没人要死掉了,我才认真起来。

你可以说:
计划生育是不得不做的。
别的国家也做过这些事。
谁让他们要多生的?

但是,为什么百度,豆瓣,知乎,全都查不出来 one child nation?是不是计划生育这几个词最后也会成为敏感词,不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