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新闻慢慢失去了兴趣。知道这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很简单,只需5分钟。但是想清楚后面的来龙去脉不容易,有时甚至不可能(土耳其总统扣押的美国牧师,真的参与了2016年的政变么?罗兴亚人真的是如政府所说把自己的清真寺烧掉搬走了么?)当然,不可知论是懒人的做法。和稀泥,不长进。所以,喜欢看一些评论,尤其是书评。

梁文道写了纪念奈保尔的文章。他并不赞同他,也许批判大于吹捧。说了他的私生活的如何离经叛道。说了他文字的狭隘和自我中心。也表扬了他文笔简洁有力,深刻,如刀一般。《比斯沃斯先生的小屋》,《作家看人》(译者:孙仲旭),可以一读。

继续翻看纽约时报周末版。信息量太大了,Book Review, Sunday Styles, Sunday Magazine. 我自认读英文速度够快了,看这些下来2个小时也就没了。只是NYT的Art Section并不如何,报道Batwoman选角色这样的八卦。

也许收获无非是记住几个门牌号,有空来敲门。Adam Tooze, 《Crashed》将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对此后世界的影响。书评人说,如果新闻是历史的初稿,那这部书就像历史的第二稿。Rachel Cusk,两本书,《Kudos》和之前的《A Life‘s Work》,记录自己当妈妈第一年的生活。再看采访,新闻记者和作家,Anne de Courcy,我就不列举这些书了,听都没听说过。不过她提到一本提高写作文笔的书(不是E B White的 On Styles),而是Fowler’s Dictionary of Modern English Usage。 我很想能够直接,准确,生动的表达我的想法,对学术和聊天都有用。

对了,关于Leonard Bernstein的女儿写的关于她爸的回忆录。我应该是不回去看的。(和所有人都舌吻?cannot delete it from my brain)有时间听作品,不需要认识下蛋的母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