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周日看NYT的时光。其实跟英文版的公众号差不多么。下面速记了四篇来自Sunday Review专栏的文章。Magazine和Book Review改日。

如何度过大学时光

《How to get the most out of College》我们的确花了很多精力在得到一个机会上,而并没有认真考虑,应该如何利用这个机会。上个好大学,出国,等等。茫然的生活也许是一种浪费,太焦点集中心无旁骛的,也是浪费。这篇文章讲:你要结识老师,结识有意思的人,扩大自己的社交圈,不要窝缩在老乡圈子里。我的总结是:建立深层的关系非常重要,比上课,吃饭这样的泛泛之交有用。

新妈伙伴

《My New-Mom friends》同在纽约(也许地铁40分钟?)的一对儿新妈伙伴,从一开始的occasional polite email changes, 到全天候rapid-fire text messages. 无需太多客套。只要是同在一个战壕中,自然就会成为朋友。不过,当作者生完第一胎的8个月后又怀孕的时候,她还是要选择新的朋友(战友)来一起共渡难关。这并不是说,这些朋友来的快,去的快:我觉得,只要是够深的朋友,远近随缘,也无需天天见面。只要保持联系。毕竟,光速一秒可以绕地球8圈半。

生死于巴黎

《To Live and Die in Paris》。好吧,我对一切关于巴黎的事都感兴趣。想看看别人是怎们看这个“鬼地方”的。70多岁的老奶奶,和作者在餐馆讨论墓地的选取。她并不忧伤,相反,仍享受生活每一天。当年轻英俊的消防员把崴伤脚的老奶奶抱上救护车时,她还笑眯眯的跟人家说“有空到家里来喝一杯”;和自己的老情人们告别,毫无保留的坦白曾经的秘密。

Advices I never want to Give

作者的姐姐(or 妹妹)6年前自杀死了。作为最亲密的人,应该如何面对。这位作为单人脱口秀的作者,他没有答案,也不能不想把她编到自己的段子里。但他无法抑制要表达自己的悲伤和不知所措。他在网上写了一些东西,很多人看到了,写信给他,求建议,也有倾诉相似故事的。他说他无法给建议,就像一个脱轨的火车冲入他家,毁了一切,他不想也不知如何谈论这个火车,而只想把碎片拾起重建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