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这个网站已经一个月了。为了平衡每月多支出的5欧,我把apple music停了,于是听不了最新的古典音乐了。想想也可以停掉NYT,不过更舍不得,还是少听歌算了。反之好听的中文歌Youtube上也有。

昨天教师节分享的Thurston的MO回答,有好多人来看。本站两天累计有200多view。我心满意足,算是尽了一点传播的义务。

(我知道澳洲的是谁,澳门的是谁,也许知道以色列的是谁。别的还有三个朋友转发朋友圈,也许让我见到了朋友的朋友。)

这两天还关注了一下国内关于翻墙和言论监控的事。发现shadowsocks居然都可以被闻出味儿来,把线掐断。令人不安。其实我并不反党反社会,我只是好奇,为何他们如此紧张。也许长年不在国内,并不珍惜顺畅使用google,dropbox,youtube的机会,觉得都理所当然。也许法国尽管比国内脏(哦,只是巴黎,没去过别的地方),却也自由些。

也许都是在追求下一步吧:考上好大学,出国,找好工作,生娃,养老。我想应该在平行的时间,垂直的维度,去做一些其它事,挑战一些并不是由于缺钱缺房子带来的困难,而是真正的“人类认知的前沿”。当然,首先到达前沿就要很累了,好在有老师同学的帮助。

最近散步时还在瞎想:为什么需要关注这些?在某些方面深入钻研,并认识那方面的朋友不就够了么?我操心别的国家,别人的事干什么?我看那么多文革时候的故事(阿城《遍地风流》)干什么?我每天“悲天悯人,长吁短叹”(并没有)干什么?听快乐的歌,看看综艺节目不好么?不过回不去了。不过,悲观并没有用。也就先聚沙成塔而已吧。

最近在YouTube上看了一个文昭分享的东西,不知道算不算反动。我想,充其量算是“冷眼”吧。也许值得分享。“外向型自恋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