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4日,《世界报》的头版头条是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认1957年在法-阿战争中,法军将Algier大学数学助教莫里斯.奥丹折磨致死。

奥丹自己是Laurent Schwartz的学生,可惜在论文答辩半年前被秘密杀害。他的女儿是辛几何领域中有名的Michèle Audin(也是我对Audin这个姓面熟的原因),与Lafountain在90年代合编过《Holomorphic Curves in Sympletic Geometry》。

Le Monde. Sept 14th 2018

维基百科关于奥丹的介绍

莫里斯·奧丹(法语:Maurice Audin,1932年2月14日-1957年6月21日),是阿爾及爾大學的法國數學助教,阿爾及尼亞共產黨黨員,阿爾及利亞戰爭時期反殖民主義的活躍人士。在阿爾及爾戰役中,他是其中一個「失蹤」者。

數學家米謝勒·奧丹(Michèle Audin)是他的女兒。

莫里斯·奧丹是共產學生朗之萬小組成員,也參與伊斯蘭學生組織。阿爾及利亞共產黨於1955年9月13日被查禁。當時有三個孩子的莫里斯·奧丹,和他的一個姊妹及姊妹的丈夫,安排黨總書記拉爾比·布哈利(Larbi Bouhali)於1955年9月秘密出走。

約兩年後,阿爾及爾戰役進行期間,莫里斯·奧丹於1957年6月11日在家中被法國陸軍傘兵部隊拘捕,送往比阿爾(El Biar)盤問。軍方在他家中設下陷阱,翌日在此拘捕了昂利·阿萊格。除軍方外,阿萊格是最後見到奧丹活著的人。傘兵隊員帶他去見慘受折磨的奧丹來威嚇他。 奧丹的妻子和三名子女,再沒有收到奧丹的任何消息。

按法國陸軍說法,當他們將奧丹從拘禁地點移送途中,奧丹從吉普車上跳下逃走。但是歷史學家Pierre Vidal-Naquet調查後,在1958年5月第一版的L’affaire Audin中,寫道奧丹不可能逃脫,他在酷刑拷問中,被Charbonnier中尉殺害。[4]Charbonnier是在Massu將軍手下負責情報工作。Aussaresses將軍在《世界報》的訪問中否認這個說法,指Charbonnier當時不在那地方。

1957年7月,有報章開始談論「奧丹事件」。在1957年12月2日,以缺席方式進行奧丹的博士論文答辯,題目為《論一個向量空間中的線性方程》(Sur les équation linéaire dans un espace vectoriel),洛朗·施瓦茨作主席。這場答辯令一些學者對阿爾及利亞狀況感到憤慨。「奧丹委員會」成立,以查清事實真相,及引起公眾輿論反對在阿爾及利亞戰爭中的拷問。

奧丹的妻子若塞特(Josette Audin),在1957年7月4日提訴不知名者殺人罪,因而展開了司法調查。按若塞特的律師團的要求,調查在1959年4月移往雷恩繼續進行。在1962年4月,以證據不足為由宣告不予起訴。此外,1962年3月22日的法令,赦免了「平定阿爾及利亞動亂之時,於維持秩序的行動綱領下所做的事」。律師向翻案法院上訴,1966年被法院駁回,因為受害方所提訴的事,已經被該年6月17日的一條法律赦免。Aussaresses將軍承認下令Charbonnier中尉審問奧丹之後,2001年5月16日若塞特再度提訴非法拘禁及危害人類罪,翌年7月法院駁回。

2007年6月,若塞特寫信給甫當選法國總統的薩科齊,請求他查清奧丹失蹤事件的謎團,並使法國為事件負責。2009年1月,奧丹的女兒米謝勒·奧丹獲頒法國榮譽軍團勳章,以表揚她的學術工作,但是她公開拒絕接受。她稱拒領的原因,是法國政府一直對她母親的信件不予理會。

2014年1月8日法國電視三台的時事節目獨家播出首次公開的一段錄音,其中Aussaresses將軍向記者Jean-Charles Deniau說他命令殺死奧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