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是一个天真的,做数学的人,却想做些什么改变中国。

作为一个在国外留学12年的人,我总是在想去留的问题。

我要有小孩了。我在想,如果在国内,我该给它喝什么奶粉。别人都说进口奶安全,那我去找代购。但是代购也有假的,那我找熟人代购。

麻烦,费钱,丢人。堂堂大国,牛奶也不敢喝自家生产的了。我的奶奶在畜牧所搞奶牛培育,最后还得喝网购的国外进口奶。

而你说,来不及改变中国了,小孩马上要生了,怎么办?你又说,找合适可靠的代购么,国外大学招生不也是要写推荐信的么?他们也不全信GRE,GPA这些,也是要靠熟人review。而代购,其实不就是走私smuggle的现代翻译么?

我想到丁磊养猪。丁磊是个名人,名人爱惜自己的面子,所以大家会相信他,以及他做的产品。我如果说,自己去养奶牛,做良心企业,别人放心喝这个奶么?首先一点,你自己相信你自己吗?你能保证养牛的每个环节,都是健康无害的么?水,空气,饲料,土壤?

就算你做到尽可能的无害,下一个问题:你买的出去么?别人凭什么相信你?你能养活自己吗?

答:我要办一个community,社区内的人互相信任,社区内自己搞教育,搞食品。做一个Apple一样的封闭系统。(ZX说:从local做起,从身边的人做起。)

自我怀疑:这美好的想象,跟乌托邦有什么不同?当我把所以东西都按照我的意思去办时,和独裁有何不同?不同,因为人们可以自由选择离开,但是加入这个社区需要考验。

社区

社区这个概念,国外听得很多。其实不仅仅是你周围的邻居构成社区。在我这里,社区是广义的,是community,是“圈子”,但不是小圈子。我的周围,数学是个圈子,中国人一起玩的是个圈子,西北一起读书的人是个圈子,当然亲人也是个圈子。很可能,我和圈子里的人并不熟,也许只是我一厢情愿美好的想象。但是圈子里面有规矩,不按照规矩来,人家会踢你出去。你敢卖假奶粉给你的朋友么?你会介绍不好的,损害你自己名誉的东西,给你的圈子么?

圈子可以很大,里面需要交流讨论。最近读那本《From Dawn to Decadence》里,讲17世纪威尼斯的一瞥(其实是假设你是当时的威尼斯人,看那时世界的样子)。里面说到,科学界已经开始形成,人们开始用书信来交流新发现。我自己就很惭愧:现在email,gmail chat,skype那么方便了,我并没有好好利用它来交流。我过于沉默和拘谨。生命太短,放开一点。

翻墙

据说,时代在倒退。2005年,人们可以用gmail, wiki, facebook。 在北大,上国际网要过网关,按时收费,或者找出国代理服务器。花钱就可以。现在,阅读境外反动新闻(以及酷爱兰花)都是违法的了。VPN管得很严。甚至连影梭(Shadowsocks)的信号都能被辨识出来,加以拦截。

都说,教育网里可以上Google。我们也荣升“特权阶级”了。或者,用用听话的Bing和Yahoo。百度搜学术的东西简直是个笑话。

纽约时报最近的一个调查,大部分国人不需要翻墙。已经习惯“墙”的存在的人。

先写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