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RB纽约书评的总编辑,刚上任一年的 Ian Buruma,因为Jian Ghomeshi的故事被迫辞职了。

Ian Buruma写过不少关于日本的书。wiki上说,他专业是亚洲文学,似乎妻子也是日本人。豆瓣上说,他会讲中文。他的书有中文版,3本,那个系列上面都印着各种字体的M。(理想国译丛)

Jian是谁?他是前加拿大广播电台的主持,后因被指控性骚扰和床上暴力,被起诉。但是,法院判他无罪。但他依然丢了工作,身负骂名,抬不起头来。

Buruma在2018年10月11日的NYRB上刊登了Jian的文章,讲他被#MeToo之后4年中的生活经历和对这个hashtag的反思。我还没读完文章,先不评论。

这让我想起了很多被迫的网络红人:范跑跑,芙蓉姐姐,凤姐,庞麦郎,教课书似的老赖。出名,但是不是好名声。媒体为了博点击率,塑造一个可供人们“消费”的形象或者符号,读者可以通过向他们“投石块”(见“侍女的故事”),获取正义感优越感安全感和集体归属感。

忘了从哪里读的:我们通过把人群分为“我们”和“他们”来获得安全感,归属感。如果能找到问题的替罪羔羊,就更好了,集体杀死他,问题就解决了。纳粹,犹太;麦肯锡主义,共产党人;特朗普,美国的移民,全球贸易。历史上的排华事件很多,美国1882年的排华法案,也是把移民当作替罪羊。

排华法案》是美国總統切斯特·艾倫·阿瑟于1882年5月6日签署的一项法案,成為《美国法典》的一部分。1880年对《中美天津条约续增条约》的修订,允许美国暂停华人移民,国会根据修订的条约,很快就制定了这項法案。

这項法案將所有华人劳工拒于美国之外長達十年。其1884年修正案更限缩了先前入境的移民离开和进入美国的规定,同时阐明,无论這些華人的国籍为何,该法皆适用。1892年,该法案由《吉尔里法案》(或称《基瑞法案》)延长十年,到1902年便取消了时限。法案被1943年通过的《马格努森法案》废除,后者允许每年105名华人的入境移民限额,然而大规模的华人移民并没有随之到来,直至《1965 年入境移民与国籍服务法案》的通过。该法案是对大量华人因中国的内部动荡和有机会得到铁路建设工作而迁入美国西部所作出的反应。它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

维基百科

中国的问题,一直被归罪到:不民主,不自由,没人权。这些都是事实。但是,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和它们同等重要的:贫穷,教育问题,缺乏诚信,没有法制,并不会随着自由民主的到来而自动解决的。我也知道,这里空谈这些大词,不解决问题,但对这些问题有意识(awareness)会影响人的决策,防止轻易下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