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医学奖,免疫疗法。给了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日本人。国内大家在报道,为什么没有给某华人。知识分子公众号里的一篇评论说的好,大意是颁奖应该是honor这一个领域,而不要斤斤计较哪国人。而且陈也是美国人。现在已经好多了,我们有莫言,屠呦呦,(高行健,刘晓波),对诺奖已经不那么敏感刺激了,就像奥运金牌一样。另外,今天物理奖出来了,3人平分,激光显微镜,而我们的重点却是55年来首次颁给女性。国家(爱国,辱华),女性(性骚扰),教育(大学生怎么怎么样),贪官落马等,“坏人”特朗普和他那边的人(如他提名的大法官),如果每日从新闻中剔除这些因素,这些酱油老干妈一样的佐料,余下的也许更有意思。

另外一件事。某央视记者在英国工党某分会场与人争执,被保安送了出来,视频上看场面比较尴尬。会议内容是关于香港的敏感话题,我国记者当即大声呵斥演讲者。我想这位记者一定很爱国。而这时如果再讲礼仪和规矩,显得比较小家子气,故一定要马上制止他人的恣意诽谤。但,言论自由的代价就是如此,得承认世界上有你讨厌的人,说令你讨厌的话。

听高晓松讲荷兰。晓说是下饭好料。《十三邀》有些尬聊的感觉,而且挺闷。吴晓波的《十年二十人》,最近看的,是有干货,比如聊沈南鹏那集。他的书《激荡十年 大水大鱼》。《锵锵天下行》,前两集表演的成分太多。当然总是挑剔也不好,本色出演有谁来看?

《金融时报》上说美国有可能限制中国的学生签证。消息24小时内就绕地球一圈,从我爸微信到我这里了。如果是真的呢?如果真的,比如完全禁止中国的进口,完全不让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会怎么样?谁先完蛋?

联合国是否还有他的权威性?是否只是我们把它捧得高,因为我们是常任理事国(虽然只有弃权票)。真正的妥协和交易不是在这里做的,这里只是喊话用的。世贸组织呢?并不能让“强人”特朗普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