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曼几何中有个概念,叫距离,由此可以得出曲率。例如一张白纸(二维欧几里得空间)的曲率为0,而一个锥面曲率为0,在尖点为无穷。辛几何中,本身没有距离的概念,也没有复结构(“旋转90度”)的概念。但是如果一个非紧的辛流形,在无穷远处,存在黎曼度量使得曲率有上下界,并且辛形式也有上下界(这里用到了metric),那么我们说这个非紧流形是“温顺”的(相对于“狂野”的)来讲。(用中文讲数学看起来真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一个专家。)

我只是想说,互联网上人们之间的“通信距离”为零。我微信一个视频发过去,父母就能看到我的样子,声音。干嘛要把肉体挪过去呢?Cafe已经被微信群代替。

但还不够,网上的相遇和交流还是要等,要约。隔着字符,看不到人脸。即便是这样,我们也要适应一种“家庭群”,“大学校友群”,“邻居群”等新生的社交场所。这些地方更地下,是一种需要人“带进去”的club。并没有严格到成为一个俱乐部。也有永远设置为免打扰的人。也有在群里很活跃的人,获得存在感与关注度。–最近用群多了,有感。

网络社交。必须面对的一种新方式。并不是坏事,而是进化所需。群,一个新的月球,还没有礼仪的约束。从chatroom,到BBS,到facebook人人网,到usenet,到email group。不知道什么在变,什么又是永恒不变的。

语言。表情包。木讷的人是否天生吃亏,只能靠大力解决问题而获得reputation。会表达,能乐于助人的人,作为传播者,让信息达到平衡。善用语言和表情包的人,再来两句外国的名言警句,是否就成了新的“作者”。不,思想不只是语言。那种结构,那种辛辣(王小波,鲁迅),不是二手信息贩子能山寨出来的。也不是罗胖60秒能让你迅速下载到大脑中消费的。是通过拒绝,辩论,怀疑,再到接受的一个“非消费”的过程。是徒步而非缆车。小王子中的小狐狸说的好(我的名人名言),有价值的事,都是只能每天花时间却靠近一点点的东西。

那么网站的日访问量,从0到2了。我想一定是share《Le Monde》的同学,好奇,想看看主站是什么。我造了一个假人,在这里自言自语。你看到了,留一张纸条,让我捡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