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在抱怨中国的各种问题,新闻审查,言论不自由。似乎我们把一个”民主自由“的开关打开后,一切就好了。别误会,我不是反对民主自由,只是怀疑我们被这个obvious的铁栏杆吸引了太多注意力,而没有去酝酿准备现在就可以做的进行改进的事。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在监狱里也可以读书看报聊天和引体向上。

一旦你来到“民主自由“的墙外,天天看到的也是娱乐新闻,也是各个政党的争吵,也是各个族群的利益矛盾,没有“和谐”社会的模糊化处理。原来,民主自由只是待办事项的第一项。

不要想那么多。孔子问弟子们的志向,大多人说修齐治平,一人说只愿在春天6,7人一起沐春风阳光,穿戴体面,湖岸边散步。

所谓乌托邦,大同世界,只是一个方向,永远达不到。这里考虑“之后呢”的问题,就跟问“幸福了之后呢”的问题一样,是个伪命题。所以,先不用想太多,地球最终要被膨胀的太阳毁灭,一切终归是暂时的;也不用虚无,每一次和朋友交流,每一次恍然大悟,每一次“暂时的”快乐,都是幸福。生前做一些想做的事,谢幕时微笑着鞠躬下台,没有懊悔和遗憾。

扯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