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历史的那一票(夸张了),反而来自民主党某参议员。于是,一场闹剧收场,表演结束。所有稀里哗啦的哭泣,哽咽,恼怒,全民关注,such a waste。一本正经的搞ridiculous的事。

我很好奇,这位参议员的心理是如何强大,能顶住所有朋友们的眼光。我并不一定赞同他/她所做的决定,但是他的勇气我佩服。

你对alt-right是如何看?Steve Bannon,Marine Le Pen,新法西斯。真的是这样么?这是一个屡试不爽的标签,谁被贴上,谁就是要被打倒。简单,有力。尤其是如果这标签来自多家已经被认证的媒体,如Economists, The Guardian, NY Times, 你无需思考,只需相信。“我才懒的看细节,我的朋友说的就是对的,我崇拜的明星说的就是对的,那些老人妇女小孩等弱者说的就是对的。”

 我有点太cynical了。我只是提醒自己警惕这种简单易行的断言,以及拒绝标签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