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真相和想象

昨天群里人提到了Mao‘s Last Dancer,是根据李存信,一个农村出来的跳芭蕾舞的男生的故事。他81年借着3个月出国暑期学校的时机,留在了美国,和当时认识的一个女孩闪婚了(2年后离婚)。

但是看了知乎和豆瓣上对他,以及他的自传,和这部电影的评价,我感觉事情并不简单。有人说他利用国家的培养,为自己牟利,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有人说他情商高,略带贬义;有人说他勤奋;也有和他接触过的普通人说,他是很谦和的,很认真的。

我还没读书,也没看过这部电影。我只能说我判断的出发点:

  • 对于私人事件,你无法评断他人的抉择,就像你无法说每次分手男的都是渣男,每次戴绿帽,女的都如何。
  • 也许他有商业的考虑,比如他借“Mao”,借伤痕文学,来向国外读者卖。但,这又有什么错呢?顶多说,你看不上这种写法吧。

最终回到这个问题,我们要相信谁。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说,我信我所思。也就是说,我相信我的推理,虽然我不一定相信的我的假设。因此,我能说的话也就是,“当。。。成立时,我认为。。。”。不加条件的论断,是容易被曲解的。但,这样也许会太累。

我们聊新闻,聊感受,看法。很有意思。多谢PSJ,也许开辟了新的一篇天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