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4 周六

每一次写Blog都像是给一个远方的老朋友写信,虽然他总不回信。

最近在《世界报》读报小组的网站上,加了一个新功能,能够在上面放“弹幕”,或者说,可以做批注。虽然这个功能目前只有我自己使用,就好像wiki的编排目前是老徐一人操办,但是对自己有用,又能服务大家的事,何乐而不为?

最近在刷碗,洗澡,走路上下班的时候(这段时间用来想问题),喜欢用喜马拉雅听书。听林达的《西班牙旅行笔记》。用来听法语新闻讲解,或者法语语音,总觉得有点不大感兴趣。虽然,语言的学习的确是枯燥的,但我更愿意把他用来当作交流的工具。用力挤出一滴蜜汁来解渴。

但是,读法语报纸也有局限性,就是阅读速度慢。我的法语学习要求饱和了,对新想法的需求没有满足,对交流的需求没有满足。读报和看纪录片,目前来说很好,能给我装进去很多新的原材料,虽然还没有能够达到让我输出的阶段。

我越来越不知道这个网站的定位了。之前,我在舞台的幕后;但是,并没有观众;于是我走到台前,来回踱步,自言自语。以至于几天后的自己根本也看不懂当时我在说什么。于是,强迫自己来写信,来精神分裂。

来继续说,我觉得值得记录的事。

(1) 看了著名芭蕾舞《胡桃夹子》,很失望。俄罗斯Kazhan国立巴黎舞蹈团。我们买的1欧的票,坐在很前面,乐队的位置。视线与舞台地面平行。演员很卖力,也比较专业。但是我似乎是一个旁观者。我为古典艺术感到悲哀。也许,100年后,电影也会落到如此地步。情节, 噱头,追逐场景。我希望看到一点新意。我希望得到的不仅仅是“我见过这个有名的(人,物,电影)”而已,不是仅仅为了有名。我希望我不再是为了一个人一个地方有名而去尝试,我希望得到更personal的互动。

(2)11月19日,法国涨学费的事。从天而降,没有任何征兆。合理,但却令穷学生沮丧。用钱来做筛选么?

(3)持续一周的Gilets Jaunes。没什么好说的。又一次游行而已。我不知道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他们的人民是怎么看自己的国家,自己国家的政治人物,和欧盟。我不知自己为何关心这些,企图从现在的政治中学到一点什么吗?

(4)大同和太原的前市长,耿市长,雷厉风行的实干家,是否是国内的唯一出路?民主是否太慢?

(5) 放弃打卡,自暴自弃。为自己学习,凭心情,也凭计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