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其实不是无题,是话题太多了,无法记录完整,就算了。反正在这个有搜索引擎的年代,不需要起一个标题(Twitter就没有)。

马洛探长系列《长眠不醒》。之前听唐诺推荐过很多次的雷蒙德.钱德勒写的系列侦探小说,一个在洛杉矶的铁骨柔情硬汉。从政治正确的角度来说,他是老派的爱惜女人但又有点看不起她们的某些弱点的人,所以有一两句话比较刺眼。里面的人有浓浓的漫画感。如果我再年轻20岁,我也许就想模仿这位马洛了。这件事值得记载的时,我花了两天,共2-3个小时,把它读完了。读完一本书很有成就感,跟把饭菜吃光一样。但我也许不会去读第二遍,也许只是会当作娱乐来读。

最近迷上了微信读书。你说,读书本是一件私人的事,干嘛要聚众?我其实很想以书会友。找到一本NB的书(比如从《看卷八分钟》里看到),先到豆瓣或者微信读书里找找看有意思的书评,然后关注一下这些写书评的人,以期得到更多光。我知道,这种默默的,单向的交流,其实不叫交流,就像我在这里得吧得的。但是没有办法,人就是希望得到一些新鲜感,改变一下脑回路。微信读书好歹不像豆瓣读书一样,打开一堆《月亮和六便士》以及《乖,摸摸头》,因为你看到的,是你的微信好友在读的书。

于是,书名读得多,书本身倒没看多少。肤浅而叶公好龙。也许书在只有借的年代,才会认真看下来,细细做笔记。

《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推荐过。下载了,并不觉得好。对了,是因为看最近委内瑞拉谁是总统大竞猜的事引发了兴趣。研究所里有两位南美人,一位阿根廷人Fidel,也有一位巴西人Severo。Fidel知识面很广,对政治和时事话题很感兴趣,吃午饭时我挺喜欢和他聊一聊。他推荐我这么几本了解拉美历史的魔幻性质的小说,纪录于此

  1. Augusto Roa Bastos, “Yo el supremo” (about Paragua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_the_Supreme )
  2. Tomás Eloy Martínez, “La novela de Peron” (about Argentina, translated as “The Peron nove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om%C3%A1s_Eloy_Mart%C3%ADnez )
  3. Mario Vargas Llosa, “La fiesta del chivo” (about Dominican Republic,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Feast_of_the_Goat )
  4. Gabriel Garcia Marquez, “El otoño del patriarca” (about Colomb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Autumn_of_the_Patriarch )
  5. Miguel Angel Asturias, “El Señor Presidente” (about Guatemal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l_Se%C3%B1or_Presidente )

这几位作家中有三位获得过诺贝尔奖,如果这能让你更感兴趣的话。

关于《血管》一书自己,我刚读了一开始一点点。感觉是要把所有问题都推给曾经欺负过他们的人。而怎么算欺负?修铁路,修港口,发放避孕套,建议他们控制人口,这都算是欺负了?也许他们有一颗敏感的心,能看出来帝国主义这些表面帮你的运作下,背后的自私的用心。就好像中国建设一带一路,也是被说成利用穷国,勾结腐败的当地政府,大肆掠夺当地财富。

人们说,区分左派和右派的标准是:如果你是一个穷人,你是怪别人的剥削,怪不平等,那你就是左派liberal;如果你认为命运可以靠自己奋斗而改变,那你就是右派conservative。这也许是不对的(谁又有真正正确的定义呢?)。如果整个这本书都在说 “都怪你们欺负我”,那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价值。倒不如接受现实,看看有什么起步的方法。

说到穷人,我想起来最近读的两本刘慈欣的科幻小说。都是短篇,一本是《乡村教师》,一本是《流浪地球》。电影我也很喜欢,虽然家里人以不爱看科幻为由,和我想法相反。我不觉得这个电影与战狼1,2有什么相似之处。《Economist》嘲笑这个电影构思absurd(烧石头来推着地球跑),我倒是觉得不比其它科幻电影要差,尤其是与漫威里灭霸一个响指宇宙死一半人这种剧情相比来说(当然,这不是科幻)。平心而论,大刘的原著更好看些,虽然有些情节比较老套,比如5000人政府军舍身取义,但是他构想的这些可能性让人大脑解放了一下。从这个角度来说,黑镜依然是我心目中的No 1科幻作品。说回刘慈欣的小说,乡村教师我倒是认为第一章最好看,一点科幻没有,倒是很像社会新闻。一个穷乡村老师,希望能改变当地的现状。通过教育。

伊朗革命40周年。我还很有兴趣找一个伊朗人聊聊,怎么看这个事。也许他会反问,你认为新中国建国70周年怎么看?你不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什么悔不当初,什么无怨无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