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性尧,黄进兴

又是从上海书评带来的两个人。对,现在看书都不是看书了,而是看人,如追星族般。前者对古文颇有研究,我在读他的《伸脚集》。后者是对西方哲学很有研究,我只读他的《哈佛琐记》,算是80年代留学生时髦写的那类介绍性质的专栏文章。不错的睡前读物。

而说到介绍类的文字,唐诺很自觉的说,写了太多的浅显的介绍性的文章,关于推理小说和NBA,而从《尽头》开始,要深入的去解决一个一个的问题了。要不,脑子会变笨变懒。这些对我写论文也有启发,不可一味对外行做介绍,总是要兼顾和平衡些。虽然难的东西听众少,但是穿透力强。知音难得。

本来是要开张做买卖的一个网站,要迎客的,弄着弄着就成了自家后院,堆放杂物的了。想来自己申请了好几个域名(免费的),如 http://simcolor.cf,挤在这一个服务器上,不知道潜意识是什么(我知道,一种穷人想法,最大程度利用资源。无中生有,苦中作乐的想法。真给我钱,时间,机会,让我去利用,反而我不会了,因为我只会节省。)

思考本身就是有趣的,有价值的。也许只是学习理解已有的东西,虽暂时只对自己有用,却为将来将其延续传播做了铺垫;也许是思考一个很难的问题,为了将来被某人指点开窍做好准备。但是,述而不作是不好的,落在纸面上的东西才是可以被反复检验打磨的。

我去打磨自己了。拜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