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11点多,LD发来一个微信,让我看一个YouTube上的视频。一个小瘦哥,裹着个被单,穿着个汗衫,讲他自己去武汉调查“疫区真实情况”的所见所闻。小哥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专业新闻记者,说话的内容也许有些情绪化和夸大,但是我大概相信他说的话。

他叫陈秋实,是个律师。YouTube上搜索他,有他在《我是演讲家》电视节目里的一个《法治中国》的演讲。演讲挺逗的,有刺痛现实的感觉。他来武汉干嘛?我不觉得他想为自己出名,他想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国内媒体这不能说,那不能说,大家并不知道生活在封城武汉是一种什么感觉。一个信息黑洞。

全中国,那么多电视台,那么多记者,工作的意义,造成的效果,反而不如一个个体户来的猛烈。我也是服了。

PS:今天看到财经周刊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惊叹有勇气说出真相的记者还是在的!可惜微信这个懦弱的平台,还是说“违反了某某规定,不允许分享”。

《南方人物周刊》也是这样的有骨气的杂志。

人民日报?双黄连能治病?咱能不能不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