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有言论自由,我要使用它,珍惜它。

陈秋实失踪。有人说他是大外宣。文昭给了反驳。阴谋论者。文昭提到了法轮功老太太,我当然不信法轮,但是他是么?如果可以沟通对话,这个重要吗?

如果你的老师相信人是神造的,不是猩猩变来的,这会降低他在学术上对你指导的说服力么?

如果,官方媒体失去了公信力,不辟谣,只封杀。那么有用么?对错谁说了算?

别高高在上了。不过是井底之蛙,爬得高一些,觉得得说“我们”和“他们”了。那些平庸,无知,易受蛊惑的大众。并不是说所有人都一样,只是我们面对不一样的时候,态度要如何。

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