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有些人说,我不想改变社会,我“独善其身”。我不想影响别人,我自己好就好了。或者说:没有人需要你的帮助,你歇歇吧。或者说:问题太大太复杂,解决不了。

说得都对。

如果你还想做点什么,那就继续往下看。我们一起来想。瘟疫来临,我没有捐款,一直内疚不已。总觉得自己杯水车薪,并无大用。且不信任捐款渠道中的某些环节。(也许把该捐的钱捐到别处好了)

骂政府,揭发疫情真相,和朋友们讨论,关注它。都只是吸收和内化,并没有行动输出。我不是医生,做不了什么。我能否改变国内言论自由的状况?除了帮人翻墙?劝人翻墙?你如何同于自己观念相左的人聊天?聊天的基础,是自己有想法,有成熟的想法,才能不轻易被别人左右。

我是否应该多读点书,再出来写文章?作为一个普通人,懂的并不比别人多,有什么资格来评论指点时事呢?嗯,那就一边学习一边写好了。作为学习笔记,恳请大家的批评。

比如,关于言论自由,关于应该不应该有网络舆情管理,训诫造谣传谣者?这个问题值得思考。看公众号提到了约翰·密尔的《论自由》,里面对言论自由的看法,我觉得应该和别人讨论下。而且,美国的一些历史案例,关于言论自由的,网上也有资料。

也许无知者无畏是一个blessing。做一点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