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就是故事。但是故事不仅仅有好人坏人,英雄与恶龙。历史也没有那么多因为所以的必然。

我并不懂历史。那一个个历史人物,不过是几个汉字,几个符号,被反复使用,失去了味道。而且,现在大家这么忙,为什么还要读历史故事?

我最近在读许知远的《青年改革者:梁启超》。书中人物在当时,大多比我年岁还要小。许知远比我大6-7岁。于是读书时的代入感更强烈。

读书,不是为了一句“嗯,我知道”。而是要做事。而讲学也是做事,也许是更有效的做事。但是,在怀疑与坚定之间,在学者和狂生之间,应当如何选择?我们无法一下子成为更好的自己,有了这个认识之后,再做事也就不会太绝对了。

改变世界太难,改变自己还可以试试,改变周围的人?算了吧。我起码可以做自己,并在这个自由的平台写下一点字。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