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件复杂的事简化成卡通,总是能让人立刻看透善恶,可以帮你明辨是非。但往往这是简便而错误的做法。简化者希望通过转述和简化来代替你思考,你只要在最后签字同意就好了。

比如,“外媒”这个标签,或者“境外势力”这个词。最近因为香港问题和朋友聊天,听到“外媒估计没啥好话吧”这么一句。这后面隐含着几层意思:外媒的批评我们都能想到,所以就像打了预防针一样,可以不过大脑,不走心。就当作是历来已久的偏见就好了。

也许,以诚相待是最终的解决方式。之前读过《看理想》公众号里,李厚辰写的几篇文章

香港问题真的是“打砸抢”么?这当然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一大票爱好和平的人,在以和平的方式,呼唤民主,言论自由,立法自由。

我们是否要把对香港问题有看法的人,简单的分成两类:支持者和反对者?不表态就是懦弱?香港电台RTHK采访作词林夕,他说他虽然身在台湾,但是依然心系香港。

香港问题并不是简单的暴徒作乱,在英美势力的唆使下。这个图画不过是你愿意接受的一个假象而已。这让我想起了《黑镜》某一集,士兵们被派去执行任务,他们的眼睛被植入芯片,使得他们看到的是经过加工的情景,比如把手无寸铁的平民看做是失去理智的僵尸或怪物,这样下起手来会比较没有心理负担。(《黑镜》有很多寓言类的故事,我很喜欢,值得看。没有Netflix的可以看这个5分钟解读

《时务报》是梁启超和汪康年两个小伙子(梁启超那时不满25岁)办的新报。谁说年轻人没有经验,做不了大事?从《梁启超:青年变革者》一书中,我看到了不少曾经的年轻人,勇于去做,那些值得去做的事。

说到吴敬琏,一位1930年出生的经济学家。我不了解他的生平和著作。只是看了这篇公众号文章《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后才知道有他。也刚刚知道他在2019年,改革开放40周年时,写了一篇文章,呼吁深化改革,不仅仅在经济上,也要在政治制度,民主方面改革。文章如下。

还有一篇相关文章